疫情时代“危中有机”,企业如何通过“善经济”赋能发展?

2020-07-13


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一直是商业领域的重要议题。它是企业和组织在社会价值体系中站稳位置、长远受益的关键,一直以来全球的企业和组织重视。

 

2020年6月23日,由顺德区创新创业公益基金会、深圳市创新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联合主办,Taskforce Consultancy承办的《善经济:如何以企业社会责任制胜》新书发布会暨线上论坛在腾讯会议平台顺利举行。



活动嘉宾:

于同弼先生在《善经济》一书中,总结自己多年来在企业社会责任领域的实践经验,系统性地阐释了企业社会责任的现状、解决方案及未来发展方向,并创造性地提出“善经济”的理念,强调企业社会责任的核心在于与组织利益相关者形成价值与利益的“共创”,从而与行业及社会中形成”正向反馈“,建立可持续的商业生态。

 

《善经济》翻译资助方顺德创新创业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叶韵琦表示,很荣幸支持《善经济》在中国的翻译出版,我们相信,中国的企业家、创业者、企业社会责任从业者和社会创新者都能从这本书中得到启发。在疫情冲击下,中国企业的社会责任应对引起全球关注。在此背景下,和的慈善基金会捐赠2亿元联合顺德区创新创业公益基金会推出针对顺德区小微企业的纾困项目——“和衷共济”小微企2亿元应急支援计划。通过与当地政府部门、协会、机构通力合作,历时83天,“和衷共济”计划正式收官,累计资助4462家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近2亿元,资助范围覆盖零售、餐饮、住宿、旅游、居民服务和制造业等行业及高新技术企业。

 

书籍编委会成员、深圳市创新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主任曾亚琳女士表示,很高兴能够见证这样一本兼具指导性、实操性、引领性的专业著作在中国大陆面市,于先生在书中提倡用“善意”赋能社会的理念与我国专业领域倡导的“战略型企业社会责任”理念如出一辙,对中国企业有极强的借鉴意义。




01 

《善经济》作者于同弼先生主旨演讲

“危中有机”

在危机中发现机遇


Toby Usnik先生以“后疫情时代,CSR如何帮助企业脱颖而出”为题进行了主旨演讲。他将目光聚焦于新冠疫情这一特殊时期,并为企业提供了后疫情时代的制胜新思路

 

他认为,新冠疫情“危中有机”(A crisis is a terrible thing to waste)。疫情的确为企业带来了空前的挑战,在这样的特殊时刻,企业更需要与其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s)保持更加紧密、及时的沟通,同时发展出新的商业模式及业务流程,重新定义团队合作模式,更好地应对危机,转危为安,甚至从中发现新机遇。





凝聚力使企业爆发惊人力量


新冠疫情对于全球企业的冲击是巨大的,这让Toby Usnik先生想起9·11恐怖袭击期间,自己在纽约时报集团(The New York Times Group)的经历。

 


在9·11事件发生之际,Toby Usnik先生正在纽约时报集团担任公关执行董事(Executive Director of Public Relations),为公司多元化媒体产品提供媒体关系维护和危机管理。


他见证了《纽约时报》作为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闻机构,在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困难前,为做好一篇报道,每个部门保持着高效的协作状态,以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对新闻进行收集、编辑、发布及跟进,在悲痛中完成了高质量的报道。

 

相对于常言的“大难临头各自飞”,在9·11事件、新冠疫情这样拥有巨大冲击力的危机时刻里企业凝聚力能够激励每一个人的内心,从而使团队以一个更加团结、灵活的面貌,共度难关。





增强决策能力,规避官僚作风







新冠疫情的发生,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很多企业传统的决策模式,迫使企业重新思考决策逻辑


Toby Usnik先生在演讲中提到,更多组织等级分明、层层上报的线性逻辑已经被废除,转变成为一种哑铃型结构(dumbell shape)——配置更多的高管,减少中层管理人员。并增加一线力量,赋予他们更多的决策权。


这种新的制度安排在提高企业市场力的同时,有效规避了官僚作风这一全球问题,通过增强一线员工的绝对决策能力实现对员工的赋能,让企业更好的度过难关。

 




数字化转型助力企业成功“抗疫”


Toby Usnik先生在分享中,着重介绍了他在疫情期间对企业数字化能力赋能发展的观察。


他提到,新东方教育在疫情期间推出“新东方云教室”,将课堂搬到线上,告别了纯地面的授课形式,实现了业务体量和规模的质变。跨越式的数字化建设,让新东方在危机时刻,很大程度减少疫情造成的影响。

 


Toby Usnik先生还提到,在疫情期间,京东集团凭借极强的物流调配能力,依靠新型物流设备确保了货物的高效运转,向高风险地区提供了充足的医疗物资和生活必需品。同时,京东招聘了近2万名员工,帮助缓冲疫情对于就业的打击。

 


如果以狭隘的商业社会逻辑来看,京东所做的一切改变的前提应是保证盈利。而从CSR的角度,京东的这一系列举措,极好地展现了集团多年数字化建设带来的极强的物流优势品牌感召力

 

Taskforce Consultancy认为,企业之所以能做出如此改变,得益于其扎实数字化根基,这种能力的建设,并非一夕之间在疫情的“刺激”之下,很多企业的数字化潜力被更大程度地激发,企业应将CSR理念植入到数字化转型进程中。





低调破圈,中国企业“善举价值传递全球


Toby Usnik先生在演讲中提及了大量的中国企业案例,展现了新冠疫情期间,中国企业的企业社会责任实践。


他表示:“在本次疫情中,我看到许多来自中国企业的优秀社会责任‘善举’。这种开源、合作、通过数字化为企业与社会赋能的方式给予我很多灵感,也为世界在面对不确定性时的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


在这次全球的疫情挑战中,中国企业给出了优秀的应对方案。Toby Usnik先生身处疫情中心城市之一的纽约,他虽然隔离在家,但依旧通过媒体和社交网络感受到了中国企业践行CSR所产生的声浪

 

他向听众传达着一个信号,中国企业的CSR能量已然在释放,只是需要更多的窗口来传达。


主持此次活动的Taskforce Consultancy创始人兼总裁邢哲铭先生也表示:“我们需要鼓励更多的中国企业通过开展CSR活动,充分体现并传达品牌价值。目前,CSR在中国还有很大的释放空间,企业和组织要懂得如何在全球通过CSR讲好中国故事。”


邢哲铭补充道,Taskforce Consultancy在工作中,一直坚持通过深度挖掘企业的优秀故事,用国际化、专业化的沟通方式,为中国企业和组织量身定制国际化传播方案。


在危机中寻找机遇,在机遇中规划未来。我们有理由相信,CSR在中国未来可期。



CONCLUSION

“疫情”是危机,更是机遇。它是一次对企业与利益相关者沟通能力的考验,更是对企业更好的实践CSR的启发。—— A crisis is a terrible thing to waste
 
一个企业只有真正地将CSR深化、内化,使其成为品牌的DNA,才能在危机中成功抓住机遇,实现突破。—— Let your CSR efforts be an expression of your band's DNA

对于这一次的疫情挑战,“迭代”和“协作”是帮助企业度过疫情的关键。—— Iterate and collaborate: It’s the only way out of a pandemic



02

对话大咖

CSR的未来


更多可能,更多探索


主旨演讲过后,Toby Usnik先生同孙静瑾女士、邢哲铭先生从不同视角就企业社会责任的现状与发展进行了探讨。





后疫情时代,CSR的可能性


在传统的CSR实践中,很多企业仅仅采取直接物资捐赠或者金钱捐赠等模式。疫情期间会应急系统慈善益的基础设施构建经过危机断完善。后疫情时代,CSR的实践可以有更多的发挥空间


邢哲铭先生表示:“我们应当寄予社会应急系统更高的要求,以更好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及各类挑战。政府、企业和社会各界,都需要进行更多的投入,以完成标准社会应急系统的建设。”


Toby Usnik先生认为,企业在CSR的实践中,将各个利益相关者纳入思考之中。他特别提到在疫情期间,携程推出的一键退票政策。


疫情使全球旅游业近乎停摆,可在这种时刻,携程以客户利益为重,在短时间内简化了退款流程。通常需要两至三个季度完成的“一键退款”服务,在24小时内急速上线。


同时,由于与航空公司、旅店的资金流动繁冗,携程为保证客户的退款速度,自主填补了十亿量级的交易金额。


这一做法给携程带来了良好的社会声誉的同时,也成功地令携程结合自身生态位,完成了商业重塑


(携程CEO孙洁女士接受采访)


作为香港保护儿童会(Hongkong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Children)的成员,孙静瑾女士从弱势群体与青少年保护角度提出观点。她认为,疫情使青年群体面临着更加残酷的生存挑战,组织在进行帮助时应从培养年轻人学习更多生存技能入手,而不只是单纯的捐助资金。


Toby Usnik先生也对这一观点表示了认同:“金钱是解决问题最没有创意的方法(Money is the least creative solution to a problem),”他如此解释道,“企业可以从自身所在赛道及组织特性出发,将CSR与品牌建设更紧密结合。”他也提到,扩宽CSR的渠道有助于促进“善经济”的良性循环


孙静瑾女士表示charityphilanthropy的概念应当被区分 —— charity是一种单方面的捐赠,而philanthropy讲求的是一种双方价值的共创。在日后,企业应当以philanthropy为标准,更好地践行CSR。

 




CSR的盈利性思考——面向未来的投资

CSR作为一种回报周期长、投资回报难以评估的企业策略,在疫情期间经济低迷、缺少经费的困境下,很容易被企业所忽视。

如何平衡投入与回报之间的关系?如何看待CSR为企业带来的收益?“主持人邢哲铭对此提问。

“企业社会责任在建设企业文化管理员工关系方面起到很大助力。企业可以从中得到锻炼企业凝聚力管理能力的机会,从而降低管理及组织运营成本,也为企业品牌及价值观赋予更多内涵。“Toby Usnik先生回答道。

孙静瑾女士同样认为:“CSR为企业带来了良好声誉,为组织利益相关者的管理带来正面影响。同时,CSR也正在不断创新、与时俱进,组织正在探索更有创意的混合盈利模式,并进行多维度的评估。“




CSR的未来发展

Toby Usnik先生和邢哲铭先生共同认为: "We need to see the best of each other, instead of seeing the worst of each other."

企业在对于CSR的实践正是企业向社会传递正向价值观的过程。

目前,全球的经济和未来发展都面临着极大不确定性,许多国家的诸多议题被政治化。在这种时刻,企业更加需要通过CSR对外释放善意

在活动的最后,Toby Usnik先生也表示疫情结束后能尽早来到中国,与中国的企业进行更加深入的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