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与金融:家族慈善信托,慈善与传承并举

2020-04-07

家族慈善信托,慈善与传承并举


根据马斯洛需求理论,高净值客户的需求早已脱离了最底层关于财富、物质的追求,上升到自我精神层面和家族传承的需求,因此衍生出的家族慈善信托则成为一个全新的需求点。


文/贾振杰 曾亚琳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二十年间,我国家庭财富增长速度突飞猛进。2019年2月26日发布的最新一期《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国以658位十亿美金富豪位居世界第一,高净值人群及其财富快速增长。在此背景下,一方面,催生了高净值人群从追求财富到追求自我价值的需求,在积累财富、享受财富的同时,不断思考如何运用财富帮助到弱势群体和解决社会问题;另一方面,也催生了他们对于财富管理工具的多样化需求。


“慈善+传承”的双重需求无法满足

根据《2018中国高净值人群公益行为白皮书》的调查数据显示,前 100 名中国大陆上榜慈善家总捐赠额达到 218 亿元,同比 2017 年的 164 亿元,上升了33%,中国慈善事业的社会参与度明显提高。随着高净值人群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不管是出于树立形象的目的还是出于满足自身价值需求的目的,都会去做一些公益活动来回馈社会。

在国内的家族慈善信托还未成型时,高净值人士参与传统的慈善活动一般主要两种形式:发起和设立慈善组织、慈善捐赠。但是这两种形式的弊端都很明显:发起和设立慈善组织可以是基金会、社会团体、社会服务机构等组织形式,然而,发起和设立只是开始,还得花大量的精力去管理,而且国家对于这些慈善组织的限制很多,尽管名义上由自己控制,实际操作时还是会受到社会公众、政府等各方势力的监控,并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慈善,颇有点费力不讨好的感觉;慈善捐赠最大的弊端就是信息不完全透明,全国的慈善组织有很多,然而我国在这方面的监管法律还不是很健全,因此,无法完全信任慈善组织成为阻碍高净值人士进行慈善捐赠最大的原因。

综合来看,传统的慈善活动由于弊端明显,并不能完全满足高净值人士参与社会公益、回馈社会的愿望。这两年随着互联网企业在生态圈的全方位布局,兴起了很多互联网捐赠平台,这些平台比传统的公益慈善组织具有更高的透明性和安全性,似乎可以完美满足高净值人士的慈善需求。

然而,进一步剖析高净值人士的需求,可以发现他们不仅仅对于慈善有需求,对于未来的财富传承和精神传承同样有需求。《2018中国高净值人群公益行为白皮书》显示,对个人和家庭而言,67% 的高净值人群认为慈善对家族传承有文化传承的作用,同时,他们“慈善信托 + 公益基金会”则是家族慈善实践的最佳模式,既能兼顾摆脱传统慈善活动的弊端慈善的目的,还能作为财富和精神传承的工具,一举两得。随着我国政策法律环境的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群使用慈善信托来管理、运用财富,并呈现出加速发展的良好势头。


二者并举的家族慈善信托

家族慈善信托实际上是家族或个人利用上市公司股权设立的慈善信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慈善信托属于公益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慈善目的依法将其财产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以受托人名义进行管理和处分,开展慈善活动的行为。

1.家族慈善信托的基本架构

慈善信托以信任为基础,它是建立在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基础上的,信托因委托人对受托人的信任而设计和存续。其中主要参与方有四个: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监察人。

图:慈善信托的基本架构

关于委托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法人或者依法成立的其他组织。慈善信托委托人数量不受限制,可以有多个委托人,但是不能采取公募的方式募集。

关于受托人:可以由委托人确定其信赖的慈善组织或者信托公司担任。在实际业务操作中,有信托机构单受托人模式,也有信托机构和慈善基金会等慈善组织的双受托人模式。

关于监察人:在实际业务操作中,对是否设置监察人一般没有严格限制,但在信托文件中应当说明一旦本应监察人承担的责任出现时,谁来解决,如何解决。

关于受益人:受益人是在信托中享有受益权的人。受益人可以是自然人、法人或者依法成立的其他组织。慈善信托的委托人不得指定或者变相指定与委托人或受托人具有利害关系的人作为受益人。

2. 慈善信托的比较优势

慈善信托是世界各国慈善事业最重要的应用方式之一,这主要是因为慈善信托模式与传统的慈善活动相比具备安全、灵活、透明度高、收益能力强的特点。

①独立性和安全性

慈善信托财产区别于信托委托人未设立慈善信托的财产,具有破产排除、遗产排除、债务排除、混同排除的效果;慈善信托财产也独立于受托人的固有财产,不会因为受托人破产、被强制执行而受到影响;慈善财产也可以独立于受益人的债务。

②慈善信托信息披露规范

慈善信托利用信托架构,通过受托人、监察人、信息披露等制度规定,为慈善财产使用植入多重外部监管,消除传统慈善捐赠中捐赠人与慈善组织、受益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慈善信托的财产采用专户管理,受托人就每一个慈善信托的资金运用状况进行单独披露,其信息披露的详细程度远高于慈善捐赠中基金会披露的详细程度。

③慈善信托运作灵活

从慈善信托实践来看,据统计,80%的慈善信托规模在1000万元以内,小规模的慈善信托仅为1万元,而大规模的慈善信托高达4.92亿元,这体现了慈善信托高灵活性的特点。从管理机制看,慈善信托的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管理和使用慈善财产,当受托人违反约定损害委托人和受益人利益时,委托人有更多的救济措施,包括撤销信托、更换受托人等,能够更好地保护受托人的利益。信托公司具备专业的投资能力,利于慈善信托财产保值增值。

④对于慈善信托各方参与人也有一定人激励政策

慈善信托的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持民政部门出具的备案回执,依法享受税收优惠,设立以扶贫济困为目的的慈善信托,按照国家规定享有特殊优惠政策。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业务免计风险资本,免予认购信托业保障基金。慈善组织开展慈善信托业务,在社会组织评估时予以激励。另外,在不违背相关规定的基础上,设立慈善信托可以按委托人意愿冠名纪念,各级政府也将慈善信托纳入地方慈善综合指标激励评价体系。

伸阅读

福田区政府在2018年3月28日印发的《福田区关于打造社会影响力投资高地的扶持办法》中第十三条对明确表示对慈善信托进行相应资金支持:按照信托财产金额的大小和规模,给予相应资金支持慈善信托的设立和运营管理:其中,金额100—500万元(含)的,给予受托人5万元支持;金额500—1000万元(含)的,给予受托人10万元支持;金额1000—5000万元(含)的,给予受托人20万元支持;金额5000万元以上的,给予30万元支持。对同一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设立的慈善信托扶持资金累计不得超过50万元。


社会实践案例

在我国,虽然家族慈善信托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存在许多不完善之处,包括受托人公信力还需要进一步提升、信托财产登记制度不尽完善、税收配套政策缺乏等制约因素,但是仍然有不少探索实践,下面列举几个案例。

案例

2016年9月26日,杭州市民政局备案了首个家族慈善信托—万向信托·乐淳家族慈善信托,信托财产总规模为2000万元人民币。2017年,中信信托与何享健家族合作设立了“中信•何享健慈善基金会2017顺德社区慈善信托”,长安信托与民生银行高净值客户合作设立了“长安慈·民生001号慈善信托”。

我们相信,随着人才知识结构的日趋成熟、业务实践地不断增多和基本制度的不断完善,家族慈善信托一定能够迎来更广泛的应用和更深入的发展,不失为一剂家族传承的灵丹妙药。